子郁

我的码字状态犹如我这个人,内心戏与脑洞多到爆炸,但永远难以启齿,难以表诉

【知樱】雨季

虽然短小,但内有高能慎入
大抵是ooc
雨季真的让人感到烦闷呢~
——————
连些天的都是滴滴答答的雨声,即使是小樱,见到如此阴郁的天气,向来明媚的脸上不免笼罩上几份不快的神色。
老是雨天,都不能和知世一起出去玩了……
于是知世就发现她的小女友看书看一会就抬头看落地窗外的雨天,叹了一口气继续看书,然后就这样每搁五分钟的无限循环。
“怎么了?”知世放下笔,起身走过去搂住又要抬头的小樱。
“知世,什么时候晴天啊……”小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亲昵,就这么直接靠在知世身上,玩弄知世长长的卷发。
“很无聊吗?”知世任由小樱玩闹,仍是笑眯眯的表情,“那要不要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什么事?”一听有事情做,小樱就亢奋起来,刚扭过身,就被堵住了嘴。
“唔……知世?”
【二十分钟后】
小樱欲哭无泪,明明感到有意思的是她嘛,而自己……唉。
“知、知世……能不能休息一下……”
“小樱躺着吧,我来就可以了~”
可是躺着也很累啊。小樱眼角泛泪,然后被知世舔去。
啊啊,毫无招架之力的小樱,真是可爱得让人欲罢不能呢~
【不清楚过了多久】
小樱被知世抱着进了浴室。
小樱浑身乏力,只能靠在知世怀里任由她清洗。
知世的手很温柔,轻轻触摸自己的皮肤,另一边毛巾小心擦拭着下面。
唔,终究是娇柔的地方,轻轻一碰,小樱闷哼了一声。
耳边传来知世的轻笑声,小樱感到脸颊发烫,可能是因为浴缸水太热的原因。
小樱脑袋迷迷糊糊的,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要在这里留宿……啊,有点后悔了……
雨季还很漫长吧……

【知樱】知乎体

本来打算写全员的,后来脑子废了于是破罐子破摔就这样吧
附赠崎春福利,内容有点扯,虽然他本人就经常扯╮( ̄▽ ̄)╭
————
你有什么最好的朋友?
百变魔法使        一定没问题的。
我有一个啊,她简直是国民好闺蜜的说!
我和她从小就是朋友,小学的时候因为发生了某个特殊事件,她就开始喜欢拿着摄像机拍我,还特别喜欢给我做衣服给我穿。
有时候我也担心她拿着摄像机会不会太累,她总是会说只要可以拍到我她就什么都不介意了。
后来我有了喜欢的人(也是现在的我老公),当时我还不清楚我是不是喜欢我老公,于是去问她,她跟我说我的心意只有我自己知道的。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早就知道我老公喜欢我,那时我还喜欢我的初恋,我老公那时很犹豫,也是她助攻我老公的。
她真好啊。很多时候我都这么想,可惜的是她似乎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人,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喜欢的人。
但是她自己说她现在很幸福,这样也就够了吧,女生幸福不一定要靠恋爱吧。
以上。
      
喜欢有对象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夜之歌      愿你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看了很多回答,很多人都觉得苦逼,我觉得挺奇怪的,只要自己喜欢的人过的幸福自己不就幸福了吗?
——————
有很多人留言我这不就是备胎思想嘛,我觉得不是啊,论先来后到的话,我是最先喜欢她的,但最后她嫁给别人了,还是我助攻的╮( ̄▽ ̄)╭
唔,毕竟我知道,她是不会真正喜欢我的吧。
——————
留言很多啊,大家很感兴趣吗?那我简单回答一下大部分人问的问题。
首先我和她到现在是朋友关系,一辈子的那种……我和她都是妹子啊,所以她先生也不会太敌视我什么的,毕竟他暗恋的时候我还开导过他。
然后,我到现在还是喜欢她,一辈子的那种,她也喜欢我,但只是朋友的那种喜欢,她结婚穿的婚纱是她请我设计的,伴娘也是她邀请我的,我觉得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很幸福啊。
最后就是我的心意嘛……我从小就有向她表白,但她一直以为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曾经我也打算坦白,但后来就算了,我怕我们之间会尴尬。
就这样啦,以上。
  
青梅竹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有传言说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谢邀
我和她在幼儿园就认识了,当时是懵懂无知,就认了对方做男女朋友。
后来上了小学,我和她已经到了心有灵犀的地步了,我那个时候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骗我的同学,她就会掐我的脖子摇我头,再扯着我领子拉我走,大家已经把我们当做老夫老妻了╮( ̄▽ ̄)╭
后来上了初中和高中,我和她还是同班,天天就是撒狗粮喂同学们。
到了大学,我和她没能考上同一个大学,只能异地恋了,那个时候很不巧,我们到了倦怠期。
最开始还是会甜甜蜜蜜的打电话发短信,后来我和她都因为懒所以渐渐没怎么交流了,到之后好不容易放假回家了她却只想着和新交上的朋友出去玩而我也只想着和同学一起打游戏,于是似乎很默契的渐行渐远。
那时我挺郁闷的,偶尔想打电话却怕因为太久没聊不知道说什么而尴尬的这种理由放弃交流,我和她就这么冷处理对方了一个月半。
直到有一天,她的一个朋友L亲自到我家发了结婚邀请函……
这里跑个题,那个L,是和小学老师在一起的,那两个恋爱的时候是在小学,很低调的,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比我和我老婆还要快结婚!!!当时我心里就很不舒服了,在小学我和老婆可是秀恩爱一把手啊,你们居然比我快??!!
当时好像是不服输的心上来了,和气的接过邀请函再寒暄过后我就立即给我老婆打电话。
“xx,你是不是也拿到L和老师的结婚邀请函了?”
“啊?是啊……”
“我觉得我们不能输。”
“啥?”
“说什么我们也是小学秀恩爱的一把手啊。”
我老婆当时愣了一会,然后笑出声。
“好啊,我想她的婚宴上应该有不少单身狗。”
隔天下午准备去学校的时候,她在家门口等我,看到我出来,就毫无顾忌的给了我一个拥抱。
“想你了。”
——————(一百赞的彩蛋)
最后,在L的婚宴上,她的另一个好友Z跟我说,其实她在那段时期很别扭的,于是就找Z谈话,Z简直神助攻,知道我们在倦怠期后,就叫L麻烦她分别送邀请函,刺激一下我和老婆(简直腹黑的一笔)。
以上

小木曾雪菜

关于雪菜
刚到冬t和雪菜坦白没多久,支持不住了
写些混乱的、自作多情的感想,有带入,后面有更新
其实也没人感兴趣看我叨叨吧╮( ̄▽ ̄)╭
——————
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是劫吧?
还是说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去介入
不应该去打扰
我不想听
我的挚友,我的敌人
我的劫啊
春希君,和纱
————
该来的总要来
雪菜这种家伙,本来就不应该来到人间,
被弄得遍体鳞伤,有谁去治愈?
如果最开始没在天台上唱歌
就不会有那么多伤痛了
就算错过那个“最爱”的人
天真的,愚蠢的家伙
存在在那现实与理想之间
但我就是最喜欢她了
————
时间的魔法
梦的结局?
是假是真?
哪个最容易实现?
我哪知道?
美好的东西总是会被破坏
  
我的恋情
传达到了吗?
【传达到了吧】
没办法去传达了吧
我的命运至今没有转动
————
x雪
又下雪了呢,我曾经最喜欢的东西
【现在却让我痛苦】
m梦
“喂!你这个家伙!”
“你能拿我怎么样?”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
【本来那如梦一样美好的时间
最后因自己而离去】
z奏
吉他与键盘,在自己身后演奏。
而她放声歌唱。
【那是他们心灵合一的巅峰】
x心
心忍不住颤抖,喜悦的瞬间,又是痛苦。
【“春希君……”】
c错
到底是谁的错?
【就算这样,我还爱你】
————
并不否认我是天真而幼稚的

【知樱】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旅行吗?

大家520快乐~
摄影师知世x民宿老板娘樱(私设是名古屋,雪乡民宿)
一封自白(情)书,第一次写这种东西,感觉乱七八糟的,求不嫌弃qwq
很久以前的设定,以后可能会有第三人称的故事,的吧
——
致小樱:
展信佳。
小樱,我想了很久,决定给你写一封信。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我还在继续我的旅行,离开名古屋后,又去了很多地方,北海道、大阪城、中国的北京长城、内蒙古草原……现在在乌镇给你写信。
离开前我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虽然问得唐突,你最后也没有回答,但我知道的,你一直想出去,我也私心的觉得,你不应该只呆在那里一辈子。
小樱,离开名古屋后我常常会想你。其实在长久的旅行里总会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与他们也有保持联系,但我们不会有太多想念,因为那会绊住前行的脚步,而旅者很讨厌那样,那被束博的感觉,一点都不自由。
呐,小樱,我想你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心里有那么点堵塞,有点失落。这感觉真的很奇怪,而偶尔的思念家乡与好友不一样。我常常想你,在北海道的时候,我会想你穿着漂亮的碎花裙在花海奔跑的样子,或许比穿着厚重棉袄要可爱;在草原上看着日落,我会突然想你,如果你骑马的话,最开始一定会有点胆怯,但熟悉后再骑行身姿一定会很帅气(虽然骑马的时候一颠一颠的感觉并不舒服);在乌镇的时候,碰到了几个穿长袍的女孩,她们告诉我这是中国的服饰,叫汉服,我就想你穿汉服的样子,会有那种很古典的风味。
看我写了一些散乱的东西,小樱吗其实还是会有兴趣的吧?就像那时翻看我的旅行相册一样,会想着之前奈良的樱花、富士山的雪峰、京都的浅草寺一样,你眼里会有羡慕的光。你也不小了,名古屋已经关不住你了,是时候出门看看了。
如果你那么想的话,我小小的希望,我是可以带你出去的那个人。
呐,小樱,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远行吗?
再过多不久,我会回去,希望那时我可以听到你的回答。
最后,愿你安好。
                                            大道寺知世

【卢普】燕子

有各种私设慎入
贝特丽斯是茶壶太太原名
大概有ooc
我终于到了只能割大腿肉的日子了orz
————
春天的时候,城堡的雪化了,广阔的花园是一片草长莺飞的景象。
阿齐拿着手工课做的几个鸟巢,欢喜的找招待员先生把鸟巢放到了屋檐底下,于是第三天就有几家燕子驻扎在鸟巢里了。
阿齐更开心了,拉着妈妈天天偷偷在楼梯下撒点谷物(因为主人不喜欢秽物随便撒到地上,所以只能偷偷撒)喂给燕子或是野外的麻雀吃。
而贝特丽斯太太有时候忙,就会叫刚来这里工作的女仆普路美带孩子喂燕子。
“嘿,你干什么呢?”普路美抬头向上面生气地叫道,阶梯上那个人没来及躲下去,他嘴角露出的笑也来不及收住。这个人是卢米亚,这个城堡的男仆主管,他刚刚向普路美身上撒了点面包碎块。
这下有点滑稽了,燕子和麻雀们被他们喂久了已经不怕生了,见普路美身上有更好吃的东西就飞上去啄,虽然不会弄破衣服,但普路美被吓得也不敢动,任被鸟雀们“围攻”,让旁边的阿齐也忍不住笑了。
你真幼稚啊,卢米亚。卢米亚抱着歉意的心快步下去,帮助阿齐一起把普路美身上的面包碎块扫到地上。
“你真幼稚。”普路美微微皱眉。
啊,惹她生气了么?
下一秒,普路美就把刚刚从身上拿起抓在手里的面包碎块一股脑丢到卢米亚的假发上,然后抖落身上剩下的面包碎块,笑嘻嘻的拉着阿齐跑远。
留下呆愣的、被鸟雀们围攻的总管先生。
嗯,春天是动物们发情的季节,也是恋爱的好季节。
   
夏天了,屋檐下的燕子已经有了儿女,大燕子天天督促小燕子练习飞行。
“真快啊,”普路美抬头看着鸟巢,右手被卢米亚的右手握的紧紧的,“它们刚来的时候你还在追我呢。”
“现在它们已经有孩子了。”卢米亚揽住普路美,露出笑容,“不如我们也?”
“……我拒绝。”普路美已经习惯他的调戏了,左手轻轻掐了一下围住她的腰的手臂,卢米亚便放开了她。
“调皮。”他的右手并没有放开她的,她也是,他的左手抓住她的肩,然后吻上她的唇。
他们拥吻在一起。
   
这里提前进入了冬天。
燕子已经飞离了这里,它们的巢已经覆上了厚厚的霜。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普路美漂浮在鸟巢前出神的回忆着,她现在变成了一把可以飞行的羽毛掸子,因为主人的以貌取人,得罪了女巫,使得他们都受到了诅咒。
离他们刚开始相恋的时候,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
“亲爱的,”下面有人在呼唤她,普路美回过神,向下看去,果然是卢米亚,他现在变成烛台,虽然造型很帅,但他的手却很伤人。
普路美飞下去,靠在他怀里,化成羽毛的手搭在他肩上。
卢米亚小心翼翼地拥住她。
“卢米亚……它们还会回来吗?”
“会的,一定会的。”

【elsanna】打雷

很久以前的脑洞,这次外面刚好暴雨打雷就顺应码出来x
很老的梗,不知道会不会撞orz   求不嫌弃qwq
——————
其实艾莎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是很怕打雷的,那个时候她会和安娜挤在一起睡。
后来因为打伤安娜,她只能搬走自己住一个房间,每到打雷下雨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缩在床上的一小角落,有时碰巧父王母后进来便会有人陪着减弱恐惧,但更多时间她只能自己忍受恐惧,每到那种时候她真的特别想把外面的云朵打成冰,但事实上她根本不敢走到窗户旁边,更别说开窗了。
她在忍受恐惧的同时,另一个房间的安娜也在担忧着。虽然艾莎是她姐姐,但每到打雷的时候艾莎总是脆弱的,需要她安慰,现在少了她,艾莎可以撑过打雷的时候吗?
但是再担心也没用,毕竟安娜没办法闯进去陪她,最多只能在门外说话,可惜的是艾莎根本没有回过她的话。
后来两个人慢慢大了,艾莎也不怎么会怕了,而安娜只能在每次站一会,然后心塞离去。
父王母后离去的那几天,天气是雷阵雨。安娜枯坐在艾莎房外,打雷的时候她听到艾莎哭泣的声音,这让安娜有些惊喜但又更难过,她捶打着门,想要拥抱艾莎一起哭,可是没有用,艾莎几乎没打开过门,她委屈地哭出声,和艾莎微弱的声音混在一起,最后被雨声掩盖。
  
而现在,再也不用担心害怕了。
又一个雷雨天气,安娜跑到艾莎的书房,看到艾莎安然无恙地批改着公文,松了一口气。
“艾莎!”听到自家妹妹的呼唤,艾莎微笑地抬起头,“安娜,想过来帮忙吗?”
“你知道我不会这些的,”安娜快速——或者说是小跑过去,环住艾莎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想看看你还怕不怕打雷,虽然你现在已经大了。”
艾莎抓住环着她脖子的手,让安娜靠的更紧一些——虽然隔着椅子的靠背。
“轰——”外面传来一阵雷声,安娜明显的感觉到艾莎身体颤抖了一下。
“嗯?”安娜把头靠在艾莎肩上,“还怕吗?”
“……当然不怕啦。”艾莎不自然的抿嘴,扭过头去。

一个段子

有一次贝儿和亚当吵架了,两个人都非常生气,亚当气的要掀桌子,可是房间里的桌子太重且他已经不是野兽了,他抓紧桌子边缘使劲可惜就是掀不起来,反倒是把一旁的贝儿硬生生气笑了。
亚当对此气闷了一整天,然后开始锻炼身体。
后来他觉得自己壮了想要再尝试一下掀桌子,葛士华在旁边提醒他现在城堡开始节俭了(因为贝儿减少了收税),如果要掀桌子的话得要自己出钱再买一个。
亚当摸摸口袋,然后放下了掀桌子的念头。
又郁闷了一整天后,亚当跑到书房找贝儿,一言不合公主抱,然后抛高高。
【亚、亚当?你……噢!你干什么呢?】
【没什么,我有点生气。】
【啊!你小心点……你气什么?】
【我觉得,我这阵子锻炼身体不应该白练。】

【知世】单方面缠绕

不知道是不是ooc,但全都是口胡慎入
看完人渣脑子有点乱_(:з」∠)_

————
人和人之间是平行的线,相互相交,然后远离,结成一张张网。
而相爱的人,会融合成一条线,一直在一起。
那么她和樱,是什么关系呢?
知世想着,或许是自己单方面缠绕樱吧。永远跟随,看似相近但永远保持距离,不近不远,不会融合。
虽然她这种情况,应当是平行线。但平行对她来说太残忍了些。自己的确是缠绕着樱,围着她转,如藤蔓和支架一样。
或许有一天,她会离开,攀向别处;又或许,别人看着碍眼,便把她清除。
缠在支架上的藤蔓只是装饰品,除去后还可以买假的挂在上面;而缠在大树的藤蔓会吸取大树的养分,最后把大树勒死,再去找新宿主。
虽然也有死在支架上的藤蔓,因为支架根本不会提供养分给它。
这三种,没有一种是好的。
不如自己离去。
又或许自己其实是爬山虎,根本不需要回报,只是不能自己单独生存……
得了吧,怎么会这么胡思乱想呢?
总有一天,会离去的吧。
只是心不会而已。

【卢普】邀你共舞

烛台x羽毛掸子
完全就是少女心满满的一个段子,把卢米亚写的超撩(我)\(//∇//)\
最开始写卢米亚一进门就揽人家腰觉得有点流氓(hhhhh),后来去回温一下动画发现他在动画里就挺绅liu士mang的,瞬间觉得没毛病xx
然后,有人吃这对cp吗……⊙ω⊙
——————
当普路美拿起羽毛掸子的时候,她还是会感觉到不可思议。
毕竟当飞行的羽毛掸子几年了,一下变回人形了多多少少还是不太适应。
普路美回味着她飞行的前几年。
“亲爱的,在想什么呢?”卢米亚走过来,习惯性先揽住普路美的腰,“噢,比以前……恩,重了一点点。”
普路美轻笑了几声,靠在卢米亚怀里:“卢米亚,你还记得我以前的体重吗?”
“轻飘飘的?”
“不是啦,那不能算。”
“是吗?我一直觉得你轻飘飘的。”
“讨厌,花言巧语。”普路美轻锤了一下卢米亚胸口,离开他的怀抱,走开几步佯装生气,“你来我房间做什么?”
“舞会开始了噢,”卢米亚一个转圈又转到了普路美的面前,左手拉住她的手,右手夺走她手上的小扫把藏到身后,一个屈膝,然后亲吻她的手背,“我来邀请我的女士一起共舞。”
“噢~”普路美扬起嘴角,“卢米亚,一大把年纪了你还是那么会撩人。”
“当然,只撩你一个。”卢米亚扬了扬眉,起身倾斜身子又微微弯腰抬手,“亲爱的普路美女士,一起走吗?”
“当然,亲爱的卢米亚先生。”
————
一舞完毕后,普路美来到客厅休息,眼睛不经意扫过壁炉上的烛台,然后看到烛台上靠着她的羽毛掸子,像是那个时候他们相依偎的模样。
真美好啊。
这样一直在一起。

美女与野兽真人版看完后
留下的印象就是
特效好棒!!!
野兽说私奔的时候感觉真的是超可爱!两个人相处简直少女心满满啊啊啊啊
两个人分别的时候野兽一直跑到城堡最高处送行简直!!!
他好傲娇www
贝儿真的是好勇敢!
之后野兽要狗带的时候,在门口的仆从们的爱的告白简直虐QAQ
最后,
烛台造型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每次转身的时候外套转起来也是超级好看!!!
超级绅士!!!!!!!
超级撩我!!!!!
可是!!!
变回人后已经是带着假白毛的……大概是……感觉是……老人了……💔💔
而且……
已经有!!cp!!了!!
哇!!!!!
哇的一声就哭了QAQ!!!
心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