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郁

一个自娱自乐的辣鸡
死在外太空/难产专业户/只会傻白甜
知樱/生肖/希神(星传)/迪士尼公主
热情高产期已过,进入佛系码字期
忙于工作,本来就垃圾的质量越发流水账
抱歉,污各位的眼睛了

诸君,我想吃有肉味的狗粮

依旧是不负正业系列

对话流,大概有ooc

讲道理,婚后都有一女儿了还这么害羞,作者是处男吧


“西片,你知道你是怎么出生的吗?”

“诶——这不是生理课上有学过吗?高木你没认真听讲吗?”

“生理课啊……只教了些抽象的知识。”

(抽象?难不成高木她想……?!)

“你、你要什么具体的内容吗?”

(眼睛微微眯起)“西片……你想歪了吧。”

“没、没有!”(不对,这样子不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想歪了吗,不行!)

“高木你说的很难不让人想歪啊。”

“是吗?”高木从书架里抽出一本生物知识图册,“我要的,说这样的图例呢。”

【图册内容请参考我国初中生物教科书】

(什么?又、又被捉弄了、……)

“话说,西片,我前面问的问题,你完全可以用‘精子卵子结合’来回答我啊。”

“果然,你是想.歪.了.吧。”

  

“新婚夫妇会做什么呢,西……老公?”

“生理知识,我还没学过具体例子呢,你教我好吗?”

“还是说,要我来教呢?”


新一年给自己立几个大目标

首先一定要离职(

一月一产一知樱

季更一篇生肖相关

随机掉落其它冷cp

希望可以多写写笔笔、哀酱和迷宫

能画出来就最好了(

【【【就算没人看也依旧要写公主bg】】】

 

 

希神水深已经不敢乱写了呜呜呜……

 

 

 

请缪斯女神庇护我(合掌

虽然说逼乎编的极大概率是假的,但看到这一条谜之兴奋………
其它的不重要所以糊了(反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7v是哪个自己猜吧,给个提示,是个已婚的霸气御姐
感觉有两个女人因为bb而争风吃醋(??)就觉得特别带感……这想法太罪恶了(我好兴奋啊!
 
自从看了这该死的回答后我已经很难直视两个人的互动了(醒醒你笔是大直女!!

周笔畅歌曲歌词三十一题

试图安利

周笔畅超好!!!!

歌曲顺序大概是字母排序?多出来的一题是凑出来的z

挑出的歌词不一定很符合歌曲内涵,但基本能写……吧

她的好歌不止三十一首qwq

 

————

1.别爱我像个朋友

【别爱我  像爱个朋友

在友情和爱之间

你可曾为我想过】
 

2.唱一半的歌

【只唱一半未完的歌 留给未来继续创作

只唱一半未完的歌 不必依附谁的规则】

  
 
3.城市人间

【刹那间的眼神交会擦个肩都算有缘,

一瞬间的感动只为陌生的人可安慰,

这条街的善良单纯拍张照都有体会,

一棵树的心思我懂只要平日够谦卑。 】

 

4.倒叙的时光

【我转过几条街旧门牌多亲切,

走回来的时光这一刻又重叠,

红苹果的体贴分一半的甜蜜,

你站在回忆的地铁隔着窗道别。】
  

5.单面镜

【一个人躲在角落 独自的暗恋

这样的你快乐吗 这样的你算傻吗

安静的暗恋着 是吗】

 

6.对嘴

【我闭上了眼睛 执迷不悔

心存侥幸 复燃死灰

遗憾的是真相 早晚要面对】

 

7.毒蘑菇

【情人的汤 无论什么配方

就算美味有毒也会用心去尝】

 

8.Fascination

【Baby you're the one,

宝贝你就是唯一,

You're my fascination,

你就是我的吸引力,

Whoa I wanna give you all my love,

我想给你我所有的爱。 】

 

9.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发现了没有 谁把爱情偷走,

为什么 找不到线索 推理不出谁做错什么,

福尔摩斯能不能拯救 爱已认不得我,

为什么 总是困扰我 每次拥抱着都感觉痛。 】

 

10.隔墙花

【直到我们消失 感情从来没人知

花开无声的事 感激你给我一点涟漪

遗憾也是个传记】

 

11.号码

【每个人都是号码

擦身而过总记不下

我在人群之中找一朵浪花

你用最残忍的方法对我回答】

 

12.花樽与花

*粤语歌
*说真的这首歌我想把整首词贴上来,才能体会这首歌的内涵意味

【你渴望安心 他只要安寝,

只须肌肤感人,

哪个又更高一等,

谁亦不肯 戒一世瘾。
……
……
花樽要转鲜花 多琐碎。

鲜花爱上花樽 多风趣。 】
 

13.嫉妒

【嫉妒是粒沙子

钻入了爱人的鞋子

折磨着爱情的傻子

忍得住忍不住都不会是珍珠】

 

14.两陷

【总有一天

你会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用坚强的心 去凝视

去拥抱自己的弱点】

 

15.恋爱料理

【想念 要一点酸,

让你的暧昧在不经意间沦陷,

热恋 持续沸点,

让冰点融化在你温柔视线。 】

 

16.猎

【尽管我不想吃东西

可是你让我饥饿感来袭

哦我的灵魂在叫嚷空虚

想用你来填满我自己】
 

17.密友

*与《花樽与花》为同曲国语填词

【连一扇窗都关不住了何须闪躲,

两人背后的刺青交换一夜幽默,

最后连吻痕都将褪去做好朋友。 】

  
18.那么喜欢你

【心里那个人 长的好像你

从里到外无一不合我心意

一颗心变得无法控制我自己】

 

19.偶然

*填词灵感源自徐志摩的偶然

【彼此融入生命 细水流长,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已忘掉,

当我们交汇时候 彼此互放的光亮,

在那黑夜海上。 】

 

20.平行世界

【新的世界 旧世界

我都要去冒险

每个平行世界

好的世界 坏世界

总会和你 再碰面】

 

21.Season

【我只要 爱你多一天 在你肩上搁浅,

我可以到达想象中的明天,

季节变迁 我的爱不改变。】
  

22.时光语言

【当时太轻率 如果早明白

能否安静留下来

或许错过并非算是意外

是上天的安排】

 

23.谁动了我的琴弦

【谁让你我静似月

各自孤单错弄弦

风吹的帘落见月人不眠】
  

24.with you

*与韩国歌手(团?)Epik High合作的曲目,很戳心的双向暗恋歌曲,个人选取笔笔唱的部分歌词

【Even though I'm right behind you, you never turn my way.即使我在你身后, 你永远不会转向我,

It breaks my heart but it's okay.伤透了我的心,

但是没关系,

I'm here close to you.我靠近你,

But I know I will never be,虽然我知道,

With you, with you, with you...我永远都不可能跟你在一起。 】

 
25.星期三的信

*填词灵感源自杰森.莱特的《星期三的信》

【我要给你星期三的信,

里面记载了时间的秘密,

我喜欢你有20个原因,

只是再好的形容都不够美丽,

且让我留白表示安静,

最后签个名证实动了心。

……

即使没有星期三的信

我还是一样爱你。】

 

26.一周年

【不过一年后 我们终于 变了朋友,

等不到你生日时候 抱着你 唱首歌,

你看我 还是那么的温柔,

却是朋友的朋友。 】
 

27.一滴泪的距离

*有同曲英文填词《I miss you missing me》

【命运的微风 吹过了多少路名,

原来人都不懂 那眼泪的距离,

是多长的世纪 是永远的阴影,

多少公里 等于爱情。 】
 

28.愚公移山

*粤语歌

【甜蜜中 无端 流失 成了习惯,

别人说 同病 才会 学识 相爱,

若那些阻碍 炼制出将来,

路障清了 情人怎麽过后来。 】

 

29.眼镜

【你和我之间 这默契可有误会,

要不是你眼镜过防备,

要是我眼神清晰一点,

当时暖暖的起雾的视线,

还记得那天 我们是同类。 】

  

30.鱼罐头

【鱼罐头一样 在平躺,

困在浓稠的思念 仰望,

星空空转,念头像水母的飘荡,

我并不孤单 想你 才孤单。 】

 

31.这句话

【忘了对你说这一句话,

你爱她 就跟她走吧,

不用说再见 我们不可能再见,

算了吧 就这样好吗,

来不及说爱你也是好的。 】

梦中舞 / Once Upon A Drea

  不负正业系列,依旧是罗曼蒂克联想,慎入

    

  别人看无敌破坏王2是被木兰闪姐赞姐帅到分分钟摸鱼,我是跑去搜公主的bgm然后中毒……然后写公主同人?

  前面大部分剧情忘光了,就只是看着B站的歌曲剪辑(Once Upon A Dream)脑补的,码的时候手边也没资源,所以中间的对话也完全是脑补的……错了就当是另一个时空的对话吧(啊?)

  爱洛的吐槽其实是弹幕的吐槽,菲利普你这样勾搭姑娘在现在是耍流氓你知道吗233333

  会有重修,我已经做好零热度的准备

  紫罗兰花语:在梦境中爱上你,对我而言你永远那么美

——————

  

  他牵起她的手,她心有灵犀地攀上他的臂膀。

  裙摆旋转过后,他揽住她纤细的腰,另一手与她的交合,开始在树林里圆舞。

  

「I know you,

我知道你,

I walked with you once upon a dream,

我曾经在梦境中和你一起散步,」

  

  鸟儿的清鸣为他们伴奏,湖边倒映他们旋转的舞姿,金发蓬松,披风鲜红,天造地设的一对迷醉在彼此之间。

  她轻轻哼出歌词,他立即松开她的腰拉着她并排走出几步,她便开心地与他相视一笑。

  

「I know you,

我认识你,

the gleam in your eyes,

你眼中的闪烁,

is so familiar a gleam,

是如此熟悉,」

  

  他第一眼见到她起,便陷入了她编织的美妙情网。

  利用他的披风、帽子与鞋子做梦的美人一身古朴的暗色衣裙打扮,让那一头尾端卷起的优雅金色长卷发分外亮眼,她的眸里绽放着紫罗兰,闪烁着天真与梦幻,玫瑰色的唇里歌唱出美好的语句,让他想成为她梦里的人。

  于是他夺回他的衣物,以及梦里的姑娘。

  

「Yet I know it's true that visions,

但我知道是真实的,」

  

  她拉着猫头鹰先生拿来的披风拢住自己,想象着披风里会有强壮有力的臂膀温暖她的幻想。尔后分离,继续游荡着她的美梦。

  再次靠近,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气息,有人接住了她的手,合上了她的歌曲……?

  她看到挂在树枝上的猫头鹰于是惊讶地回头,接着推开了这位陌生人。

  

「are seldom all they seem,

那幻境是难得一见的,」

  

  “对不起,是我唐突你了。”他道歉道,手却控制不住地要去抓住她的手,好像要是松开了她也会消失不见一样。

  “噢,没关系,那个、我必须回去了。”爱洛半是掩盖羞涩半是害怕地闪躲着,在做梦的时候被撞破的尴尬让她不好意思面对这个陌生男人。

  “别走这么快,我们梦里的舞蹈还没有完成。”

  “你……?!”

  “别害怕,一曲完成后我不会再打扰您的。”

  “你确定?”

  “是的,我当然确定。你呢?”

  她靠着粗糙的树皮躲到树后,心脏疯狂颤动得不停。她分不清楚这是什么,这种仿佛心境重合的感觉是……?

  她低下身探头回眸望去,他却在她身后触碰了她的手腕。

  在做梦的是她还是他?

  

  

「But if I know you,

但如果我认识你,

I know what you'll do,

我知道你会做什么,」

  

  她害羞地转身向前走去,他坚持不懈地又搭上她的手腕。

  好吧,你赢了。她无奈抬头地看向他,手掌扬起,菲利普扣住她的手,轻轻一拉,继续他们的圆舞。

  轻盈的长裙绽开在湖面里翩跹,湖面上她裸足在草坪里回旋着舞步。他们仿佛生来默契,每个步伐、每个回旋都那么恰当好处,他带着她自由的翩然起舞,每次旋转的幅度大得疯狂,但彼此毫不介意,只想就这样继续下去。

  这是一场在梦中的舞会,他们在大自然构造的舞厅里翩然起舞。没人打扰他们,这是命定的缘分。

        他们望着彼此,彼此心照不宣。这一切很美,但只是一个梦。

         然后他们的舞步连绵到了山崖尖,她停了下来。

  

「You'll love me at once,

你会立即爱上我,

the way you did once upon a dream,

就像你在那个梦里做的一样,」

  

  她松开了他,走到山崖上那棵树的树枝边,望向远方的城堡,他急忙跟在后头,与她并肩而立。

  “你在做梦吗?”她问。

  “从见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在做梦。”他说,“在陪你一起。”

  “……讨厌。”

  “但如果我认识你,”他突然唱起来,“你一定知道我会做什么。”

  她笑起来了,开口轻轻地接了下去:

  “你会立即与我坠入爱河,

  就像那个梦里发生的那样。”

  “就像梦里发生的那样……”她又更小声的呢喃了一句,轻轻地把头,落到他肩上。

  

「But if I know you,

但如果我认识你,

I know what you do,

我知道你会做什么,」

  

  她恶作剧地松开他的手,开始像初遇时那样的躲避嬉戏。

  在树干间环绕,撩拨开枝叶寻找,轻轻敲敲他的肩膀,然后在他回头时留下卷曲的发梢。王子无奈地笑笑,向前拐个弯,拥住他亲爱的。

  “菲利普,有姑娘跟你说过吗,你挺……流氓的。”爱洛微微撅起嘴装作变扭的样子,手却很诚实地搭到扣住她腰的双手上。

  “有的,你就是那个姑娘。”他笑眯眯地蹭了蹭她柔软的金发,然后微微扭过头偷了个香。

  猝及不防的偷袭,爱洛脸上腾起玫瑰色的红晕。

  “……讨厌。”

  

「You love me at once,

你会立即与我坠入爱河,

The way you did once upon a dream.

就像那个梦里发生的一样。」

  

  他们来到山崖尖,爱洛依旧靠着那棵树的树枝边,菲利普揽住了她的腰。

  爱洛已经习以为常,把头靠到他肩上,视线望向远方的城堡。

  当初的她可没想到那是她的家啊。

  ……也没想到她和菲利普是真的曾经认识。

  “现在已经不是梦了。”感叹的语句伴随着风灌入到她耳里,爱洛疑惑地抬头看向她的恋人。

  “就像那个梦里发生的那样,你已经和我坠入爱河。”

  王子温柔地注视着恋人,哼唱出更改过的歌词。

  公主羞涩地垂眸笑了笑,随后再次抬头注视恋人,紫罗兰色的眸里绽放出连绵爱意。

  王子微微低下头,将吻正式覆上心之所属。

  一缕晚风从两人贴合的间隙里逃离出来,卷着美丽的曲调与玫瑰的芬芳飘散到粉紫色的天际。

  

  End.

我只想吹爆公主们最后的合作啊啊啊啊啊啊!!!首先她们集体激动的说:“有个强壮的男人需要拯救!”我就要笑出来,紧接着一波迅速麻利的操作立即让我捂住嘴以防尖叫出声!!!天呐我我我甚至嫉妒拉尔夫有公主裙穿有公主床躺还差点得到蒂安娜的吻!!我也想穿上以公主裙为中心、由乐佩长发为材料、经爱洛编织、接着与白雪的毒苹果融合的丝线然后和仙蒂和安娜缝纫的衣裙为降落伞然后被宝嘉康蒂的风吹到公主床上最后被蒂安娜吻!!!

给蹲的几个时常有车的坑警示一下,各位近期小心

最近国内开始大规模清扫,连同人都波及的那种,已经有人被判十年了(原创)……不知道该恶心zf还是恶心那些见钱眼开的人
链接见评论,感谢提醒∑
 

有几个tag没打一时是因为太冷,二是因为开车的太少我似乎没见到……各位见到了多多推荐一下让其它圈的人都知道


小声逼逼一下我那擦边球和r15也锁起来了,虽然应该没人回头看

萝莉魔女与她的使魔

  设定如题,原万圣贺文(没写完所以……)

        有ooc,设定其实有些恶趣味注意

  这个设定真的非常萌x

  ————


  0.


  木之本樱从魔法师聚会回来后,忍不住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召唤一个使魔——这个想法源自于聚会上的魔法师们都带着自己的使魔来参加聚会,包括她认识的几个朋友们。


  “有一个使魔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陪伴自己。”奈绪子暧昧不明的语句浮现在脑海里。小樱眼睫闪动,她不是很想承认自己被这句话给吸引住了。


  毕竟对于几乎不喜欢串门的魔法师们来说,独来独往这种事情是习以为常的。魔法师必须承受住孤寂一人的时间考验,才能成为真正强大的魔法师——这是木之本家族从小灌输给她的道理。


  但木之本樱不是很想当什么真正强大的魔法师,可是魔法师的血统选择了她——她的母亲是魔女,而父亲却是凡人,原以为作为魔女与凡人结合生下的孩子应当会将魔法师的血液稀释(比如她哥哥木之本桃矢),但她却完全继承了母亲强大的魔法血统,而且天赋异禀。于是她被族里的长老接走,从小就活在魔法训练里,直到出关,随后自己隐去了气息搬到一个小村庄里过起了悠哉悠哉的生活。


  她一个人在这里住了很多很多年,与外界的连接也不过就是村民偶尔的求助和稀少的朋友以联络感情的名义登门拜访相互换取魔药材料与新的魔法咒语,其次就是与母亲哥哥联络的信件和随缘的魔法师聚会。


  ……


  木之本樱看着自己小小的充当会客室的餐厅半晌,瞥了眼另一边同样面积大小的厨房然后走到拥有魔法汤锅的书房。书架上随意摆放的书籍看不出类别顺序,每次临时忘记咒语和材料顺序的时候又翻不到正确的书而导致魔法失败会令人烦躁,但每次闲下来想整理的时候又看到地上还有更加杂乱的书就放弃了整理的念头,于是造成恶性循环——还有另一边瓶瓶罐罐的魔药,颜色相近的根本无法在情急之下辨别出来……唉。


  看到这些就容易丧气。木之本樱叹了口气,离开了书房到了卧室。卧室的面积是仅次于书房,是真正意义上可以让她随心所欲的地方,十几年了还是一成不变充满少女心的可爱房间。较为宽大的床可以随意翻身,被套枕席是娇嫩的粉色,窗台的花时不时因为自己的心情而用魔法变化成其它花样。


  现在天已经黑了,头顶的灯没有点亮,床头的小小水晶球发出散碎的光芒,将星空填充在整个房间里。


  投射到自己身上的星芒像是什么东西渗入自己身体,随着血液延伸到心脏。


  想起聚会上的热闹,各式各样的使魔与身披斗篷的魔法师们言笑晏晏,木之本樱突然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侵占自己的心。


  那是在心里沉淀太久的、逐渐苏醒过来的寂寞。


  


  01.


  再三考虑过后,木之本樱决定要召唤一个高阶魔物。


  高阶魔物多为人形,而低阶魔物多为妖魔鬼怪——包括小型兽类和灵体。即使是有一定岁数的魔女,木之本樱也还是很害怕那种幽灵妖怪,所以只能选择耗费些时间寻找和已有的和珍贵材料召唤高阶魔物了。


  召唤使魔的时间是在下午,木之本樱觉得这个时间召唤的魔物应该不会长得太可怕——毕竟她在聚会上见过了,即使是人形的魔物也有长得很吓人的……


  确认了几遍用血画好的魔法阵,看着魔法书嘴里念动咒语,沾上魔夜的魔杖挥动起来,汤锅里滚出的紫色浓雾掩盖发出紫色强光的魔法阵,小樱忍不住把视线移到浓雾上,期待浓雾散开后她的使魔会是什么模样——


  地上的阵法暗淡下去,书房高处的窗户被风吹开,随之倾泻下来的阳光与风将烟雾驱散,其中的人形逐渐显露。


  一条细长的腿先踏出魔雾,随后整个身体也脱离了雾气的笼罩。


  这是一个相对高挑的女孩子。垂落到腰的长卷发在阳光下泛出紫色的光泽,白皙的脸庞甜美端庄,裸露的肩头也白得发光。阳光笼罩在她身上,精致美丽的模样让人不觉得这是一个魔物——如果忽略头顶的犄角、背后的翅膀和长发下翘起的尾巴的话。


  木之本樱从上到下把她打量了个遍,较为满意的点点头。而使魔微微皱起眉头,从阳光低下走向前,走到位于阴处的小樱面前,才舒展面容微笑道:“您是召唤妾身的魔法师吗?”


  她走路的姿势像是贵族小姐般的优雅,但裙子的高叉开的太大,走路的时候私密处会若有若无的暴露出来,让小樱害羞的红了脸,视线转向一旁才点了点头。


  “妾身属魅魔,名为知世。”使魔提起裙摆行礼,随着裙子的扬起开到大腿边的高叉也扩大。小樱心里警铃大作,连忙压下她要拉起的手,结结巴巴地说:“不、不不用行礼了,那个、呃……我叫木之本樱,另外自称也不用那样,自称、呃,你自称‘我’就行了。”


  “……我?”知世眨眨眼,用食指指向自己,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她很快就接受魔女的话,微微弯下腰与魔女同高,笑道:“魔法师大人,要签订契约吗?”


  反射弧有点长的小魔女还在因为使魔是个魅魔而有点遗憾,见使魔脸凑过来而紧张地将上半身往后缩了缩,带着还未褪去红晕的脸微微偏向一边,倍感不自然地问道:“怎么、怎么签订?”


  “魅魔知世向大魔王别西卜起誓,我将身体魔力乃至灵魂都归属于大魔法师木之本樱,永不背叛,至死方休。”


  紫色的瞳孔里散发出魔力,她盯着魔女的双眼认真地发誓。随后挑起魔女的下巴,对着魔女稚嫩的双唇印下一吻,下唇有一抹月牙形的银光转瞬即逝,没入到魔女的唇里。


  “至此,我的身心都已经完全属于你了,主人。”



  TBC.

————

有后续放心,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设定脑洞就突然变成了短篇连载,虽然对字数不敏感但感觉会是万字以内,到时全写完了会贴全文的叭(如果过万字了就分上下段吧)

这个设定真的非常萌,希望不会咕咕咕【什么


首先占tag抱歉

猛然发现我这条杂鱼居然粉丝破百了,所以来个点梗写文庆祝一下_(:з」∠)_
这次良心点,打tag
疯爱/希神/魔卡樱/生肖/星猫/月莲/莲布/法布
其实写过的cp都接受(详情请翻主页qwq)不过写的都挺傻白甜注意orz

魔卡樱不接受狼樱艾欧和腐cp抱歉,其余皆可
双子星仅接上面三对
星猫不拆星欧其余都可以_(:з」∠)_【接单人或友情/相性组合也行
生肖除去cp写群体日常和私设也是可以的x

因为工作原因可能会长期咕,质量不好保证,请谅解qwq
希神cp也想写,yy很多但资料看的不多,十分抱歉orz所以有缘见这条就点吧,cp我不雷的话尽量……(不敢打tag,怂|・ω・`)

【话说我这么冷真的会有人点吗】
【以防万一我就抽2—5个写吧】

【法布】最后一曲华尔兹

纯粹浪漫臆想,可能有ooc?
本来想写莲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法布更合适……_(:з」∠)_

灵感源自《the last waltz》,可做bgm使用

http://music.163.com/song/1334416/?userid=259561240 (来自@网易云音乐)

bgm是原曲歌词版的,但文里是改编的手风琴与钢琴合奏版,所以不用奇怪为什么会有手风琴出现_(:з」∠)_

——
舞会在星空下绽放,清风将优雅的乐曲送到会场的每个角落,甜美的餐点香气与草木的芳香交织在一起。小姐们的华丽裙摆起起落落,绚烂的珠宝首饰随着小姐们的每个扭头摆动在会场的灯光里折射出璀璨的光辉。
位于舞会中央的金发少年是这场舞会的主角。他一身白色的燕尾服整洁又干净,有一层薄茧的双手温柔地握住少女娇柔的手,带着少女在星空下让裙摆旋转成花朵。
一曲逐渐结束,少年拉着少女转圈作为最后的结束动作。舞毕后彼此别过,心里知晓对方并不是自己想要的对象。

在最后的曲子开始前布莱德有一段短暂的休息时间,他退到一旁,在餐桌上端起一杯红酒向宾客们致敬后慢悠悠地小啜着,和红酒相似颜色的双眸迷茫地在会场上游离。
若是必须要在这里寻找他未来的妻子,或许是没有的吧——
猛然间,他的目光捕捉到一个角落里的一位可爱小姐。她穿着粉红相间的裙子,美丽的红色双眸小心翼翼地探望四周,另一边在小口小口地吃着他本人并没有怎么动的生日蛋糕,鲜红的小舌时不时探出唇来舔掉嘴边的奶油。
身边没有男士陪伴,也没有长辈亦或是年纪相仿的同伴——是一位落单的小姐呀。
舞池里又是一曲完毕。在最后一曲开始前,布莱德匆匆走向那位小姐,想要邀请她作为他今晚最后的舞伴。
“打扰了,这位小姐,”左手附于胸前右手掌心向上,布莱德微微躬身配合小姐的身高将右手伸向她,“请问您可以当我今晚最后的舞伴吗?”
 
“嗯……?”吃下最后一口蛋糕的法音抬起头,便看见这次舞会的主角正……邀请她?
诶??
法音眨眨眼,睫毛随之颤动。
她本是代替扭到脚的自家姐姐以家族的名义来参加舞会的,她记得姐姐似乎很倾慕这位少年啊……要不要避嫌呢?
可自己是代表家族来的,一直在这里光蹭吃蹭喝不太好吧……
“这是我的荣幸,先生。”法音将盘子放回餐桌,拿起旁边的手帕将嘴边擦拭干净,最后优雅地把手交与他。
一对舞伴步入舞池,一旁的乐队奏起最后一曲华尔兹。

典雅舒缓的曲子带着一丝忧伤飘荡在整个会场,舞池中央少女的步伐有些许生疏,但在少年的带领下逐渐放开自己,随少年而动,让美丽的轻纱长裙绽开成为会场里最张扬艳丽的花朵。
不再注意脚下的法音抬起头看向她的舞伴,便发现少年那双宛如红宝石般美丽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低垂的眉目分外温柔,使她呼吸一凝。
血液在奔流涌动,心脏的鼓动声要将耳畔的乐曲掩盖,脸上似乎在升温,最后脚有些不听使唤,乱了步伐——
少年顺势揽住她的腰将她抱起在空中飞舞一圈,法音垂头呆呆看着他。在灿烂的灯光下他是绝对的夺目,燕尾衣摆飞起弧度是恰如其分的优雅。是不是这最后一曲华尔兹曲调太过于浪漫,让她产生了不切实际的错觉?
将她放下后又牵住她的手,温柔的声音低语道:“别出神,好好跟着我就行了。”嘴角的弧度比方才还要上扬些许,法音握紧他的手,裙摆的花边再次飞扬了起来。
她比少年还要矮一个头不止,她害羞得索性把整张脸埋到他胸前,为了掩盖自己发烫的脸颊。
被这位不知名的少年迷到什么的……她才不承认呢。

布莱德带着害羞的少女又转了一圈,随后放开了她的手让她滑出去,少女卷曲的发辫拂过她的脸颊,让少女不得认真起来看向自己——随后又被拉回去到自己怀里,彼此的视线撞到一起。相似的双眸映照着对方,一方带着笑意眯起眼,一方瞪大眼睛,眼底有什么东西在颤动着。
那只是短短一瞬的对视,却让法音觉得有数十秒那么长。也就那么一瞬间,少年立即松开自己回到合礼的相隔一拳的距离,领着她继续在舞池里旋转。
这首曲子是不是有一点长啊。
法音看着少年的脸又微微出神。
这个舞池是不是有点大,感觉他们旋转了很远很远却没有看到其他的宾客?
……是不是这里就剩下他们两个了?

布莱德拉起少女的手让她在臂弯里自转一圈,最后揽住她的腰躬身滑下身子。看着少年压上她,法音惊讶地微微张开了嘴巴。
不过只是一个预示结束的动作而已——很快布莱德拉她起身,随之乐曲的最后一声手风琴收起而落下了尾声。
少年的双手从自己身上离开,退离两步后微微躬身行礼。周围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法音才反应过来,急忙低身致谢。
环顾四周,法音才发现到最后整个舞池还真的只剩下他们这对,怪不得……

布莱德同少女离开了舞池,布莱德最后一次松开少女的手,最后一次致谢道:“感谢您带来的美妙夜晚。”
半晌没得到回应,布莱德有些奇怪的微微抬起头,见少女揪住裙子的布料,欲言又止。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这位小姐。”
“那个……我能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