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郁

脑洞犹如宇宙星河,写下来变成一坨烂泥

【天竹】采花贼

巨甜x
闯江湖设定,拟人向
文中的鹿杖客名字源自《倚天屠龙记》,但只是用了名字而和原著没有关系
第一次写这种打戏,有什么漏洞请多多包涵orz
以及虽然拟人了但竹叶青还是会喊钻天猴“猴子”,因为他喜欢在三叉戟杆上绕来绕去,在野外的时候会像猴子一样在丛林之间飘来荡去,便被竹叶青这么喊了
别问我客房和窗户到底有多大,我也不知道x
让女神示弱了真不好意思【土下座
最后我怀疑钻天猴可能有点抖m
————
【震惊!著名采花贼鹿杖客竟扬言要对雌雄大盗之一的竹叶青下手!近日据多方消息称鹿杖客准备……】
钻天猴停下翻报纸的手指,一脸震惊地拿给在旁饮茶的碧衣女子看:“你……你看看、居然会有人看上你?”
女子一眼瞥了去,轻笑了一声,“他打的过我再说。”然后面色猛然下沉,“什么叫居然会有人看上我?”
她狠狠用扇子在钻天猴头上敲了一记,趁钻天猴没反应过来又将他放桌上的酒葫芦夺走,“今天就别想喝酒了!”然后往桌上扔几块碎银,转身就快步走去。
“啊,我的宝贝!”钻天猴大惊失色,“竹叶青你给我还回来!!”
————
雌雄大盗又劫了一家贪污官吏的银子分发给老百姓们后,便投宿到当地的客栈去。
钻天猴正舒服的躺在床上,忽闻“咻”地一声,一只竹镖摩擦过他的衣服插入到墙壁上。钻天猴起身拔出竹镖,丢回给竹叶青,嚷嚷道:“干什么呢,能不能让人好好休息了?”
“臭猴子,刚死了知府,你就在这里躺着?”竹叶青接过竹镖,倚靠在敞开的窗边,手举着扇子遮住半边脸,水波潋滟的双眸带着怒意射向钻天猴。
“怕什么?那些家伙的三脚猫功夫会打的过我们?”钻天猴嘿嘿笑了下,“你什么时候会担心这个了?”
竹叶青默了默,“就怕另有其人。”
“还会有谁啊?”钻天猴揉揉后脑勺,不解道。
竹叶青摇摇头,收起扇子快步走过然后又用扇子狠敲了钻天猴的头,丢下一句:“笨死了。”便关上了门。
钻天猴揉揉被敲打的地方,无奈地自言自语:“你自己要两间房,摆明就是故意要……唉,万一那个混蛋趁你洗澡的时候进去我该怎么办?”
————
入夜,竹叶青唤了店小二打桶热水,准备脱衣沐浴。
竹叶青将屏风摆到窗边做遮挡,尔后便褪去衣裳,步入桶中,舒服地坐了下去。
突然,有什么木制的东西裂了,失去支撑物的窗户便掉了下来,闭在一起。
竹叶青似是没听见,她双手撩动水波,引起阵阵水声。
待到洗的差不多了,竹叶青起身,跨出浴桶,用长巾裹住自己的身体。
“好一副美人出浴图啊。”窗户被拉起,然后传来一句话,竹叶青下意识抓起放在旁边的竹镖,甩向背后。
那人刚刚探出个头,便看到两只竹镖穿过屏风向他射来,一惊,头与手赶紧缩了回去。
飞镖穿过被放下的纸糊的窗,那只手再次将窗户拉起,这次他迅速地侧身落地,然后伸手要拉过屏风。
竹叶青来不及穿好衣裳,只好再次梆出竹镖。
与此同时门开了,一根竹棍飞了进来,与竹镖一起袭向那位采花大盗——鹿杖客。
鹿杖客兴冲冲拉过屏风,看到向他袭来的暗器,但已经来不及躲开,他只能侧身躲过了两只竹镖,然而还有一只没入到他的腰间。
他皱眉,忍着没去看痛处,伸手进想要去抓冲他来的竹棍,可那竹棍冲力极大,他虽抓住了竹棍,但也被那冲击力带地退后了几步。
“怒气那么大啊,笑面煞星?”鹿杖客此时居然还笑得出来,看向门外——钻天猴走了进来,他皮笑肉不笑,反手关上门,冷眼接住他的视线。
竹叶青自知是钻天猴,她低头看看自己,还是瑟缩地退到床上,拿被子裹住自己。
鹿杖客注意到竹叶青的动作,兴奋地调戏道:“美人!这么自动地躺到床上,待爷来与你欢好吗?”
竹叶青嫌恶地往鹿杖客飞去两个眼刀,然后看向钻天猴咬牙切齿地命令道:“钻天猴,给我干掉他!”
“得令!”钻天猴欢快地说着,但脸上已经是阴沉一片。他拿起三叉戟就刺,嘴上还说道:“看是谁不好偏看上竹叶青?你眼光也太差了些吧。”
“怎么会呢?叶青姑娘相貌妩媚身材完美,你这么嫌弃的话就让开呗。”鹿杖客躲过戟,快步向床边走去。
他才走出三步,便被三叉戟截下了。
“笑话,哪有雌雄大盗的雌给外人夺去的道理?”钻天猴将三叉戟一挥,鹿杖客只能往后跨,退到了窗边。
“再嫌弃,也是我的人。”钻天猴抓起三叉戟,又是往鹿杖客那一刺,鹿杖客无路可退,只能往旁边退去,但速度太慢,转眼间就被勾起了衣服,钻天猴一拉,便挂到了三叉戟上面。
刚被前那句气到的竹叶青,才打算甩竹镖,但又听到后两句,霎时脸红到耳朵跟,将脸捂到被子里去。
“嘿嘿,兄弟,”这时鹿杖客怂了,他抓住三叉戟的杆,一边套近乎:“你的人,你的人,怎么就没见过你动手呢?你既然不动手,就换我来啊。”
“我什么时候动手用得着你来管?”钻天猴轻蔑地说,然后不再与鹿杖客废话,举着三叉戟将鹿杖客顶到窗外,拿出竹镖瞄准鹿杖客下处射去,鹿杖客赶紧捂住下处,求饶道:“好汉饶命啊……我我我我错了……”
然而竹镖已经袭来,鹿杖客痛叫出声,钻天猴再一甩,鹿杖客便整个人掉下楼去了。
“嘿嘿,竹叶青~”钻天猴收起三叉戟转过身,又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但迎接他的是一团被子。
“动作太慢了!”竹叶青丢了被子就开始心虚了,但嘴上还是利索地骂道:“而且你就这么放过他了?”
钻天猴扒下被子丢到地上,走到床边,回答:“那是抹了毒的镖,他整个下半身都会废掉的。”然后把三叉戟放到墙边,就这么爬到床上,靠近竹叶青。
“臭猴子,你要干什么!”竹叶青这个时候只能双手护肩缩成一团,满脸通红地叫道。
“孤男寡女同处一间,女子还只着长巾一条,你觉得我要干什么。”钻天猴笑得意味深长,“竹叶青啊,你说,你我成为雌雄大盗这么久,什么都没有做,现在居然还有人打主意打到你身上了,这样的事,是不是太丢雌雄大盗的脸了?”
“丢、丢什么脸啊。”竹叶青感觉自己心跳如雷,已经不知道怎么回嘴了。
“刚刚听鹿兄一言,我觉得此刻正好,”钻天猴直直盯着竹叶青的眼睛,让她不敢乱瞟,“不如现在动手吧。”
“想、想的美!”竹叶青松开一只手要去拿镖,但立即被钻天猴的手给扣到了床上。竹叶青心里更慌了,她实在不敢再放开另外一只手,那样的话长巾一定会掉。
钻天猴扣住了竹叶青的右手,笑容加深,欺身向前想办法控制住竹叶青的腿——
这时竹叶青心一横,脚直接蹬了过去,踢中了钻天猴的肋骨,钻天猴感到钝痛,左手去捂住伤处,竹叶青的右手趁机挣脱开来,抓住几只竹镖然后滚到床的另一边。
然而钻天猴不死心,竹叶青其实踢得并不大力,他稍微揉几下就又去抓竹叶青。
可恶——竹叶青这时已经想不出什么点子了,抓着竹镖不知所措,样子看上去楚楚可怜,表情看上去……很纠结。
“纠结什么呢。”钻天猴先出手抓住竹叶青拿着竹镖的右手,用力使得竹叶青不得不松开竹镖,然后直接卧倒了竹叶青,直视竹叶青已经泛有水光的眸子,低声笑道:“分房睡,摆明就是要我吃醋嘛……”然后低头下去,双唇相贴。
竹叶青心脏跳的更剧烈了,以往都是钻天猴蜻蜓点水般的唇触过她的脸或唇就会被她一扇子狠狠甩过去,这次钻天猴不只是简单亲她而是直接打开她的唇抚弄她的齿,在她呆愣之际撬开齿直接与她的舌共舞……她感到脸上火辣辣的。
在她觉得要喘不过气的时候,钻天猴放开了她,转身大叹了一口气:“哎呀竹叶青,哪有人接吻还盯着别人脸的。”
“你、你、”竹叶青还没吐出个词来,就被丢来的衣服给蒙住。
“你放心,我不会强迫要你的。”钻天猴满足地舔舔唇,然后打开门走出去回房。
混蛋——竹叶青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但脸上却咧开了笑。

以下是疯子的自言自语,可跳过
但还是万分想安利你们吃cp,这对那么棒!不吃多可惜啊qwq
————
呜呜呜天竹(猴蛇)太棒了!!总动员谜之巨虐,闯江湖快乐街又超级巨甜!!
妻管严钻天猴,最会气竹叶青了x但是被拿了酒葫芦就立即怂了x打着搭档的名号过的和欢喜冤家的小夫妻似的,你们两个要不要这么肆无忌惮秀恩爱啊!别忘了你们还没有结婚啊喂!男女授受不亲!
二设钻天猴有臭牛氓属性,动不动就调戏竹叶青,然后就被竹叶青一扇子扇过去(出自闯江湖吧新手文)(扇子是拟人自设)
竹叶青比钻天猴小,嘿嘿嘿钻天猴拐了个萝莉结果变成了收了自己的御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篇拟人同人的自设,不确定会不会长期沿用)
总动员巨虐,两个人只是朋友,一个遁入空门却还喝酒,另一个明明喜好喝茶却擅长酿酒,而且酿酒只给他喝,这么限定怎么可能是普通朋友啊喂!!!骗三岁小孩啊!!!而且竹叶青总是提智空经常逃避,很明显是和过往历史有关啊呜呜呜QAQ
闯江湖基本就是巨甜高糖,两个实力相当(自设)默契无比,动不动小打小闹秀恩爱,对方一出事就“小心!”“你有没有事!”;比武一个进攻一个只知道防守,结果打了一整天了都没有胜负x(动画就做了钻天猴一直防守的画面,但并不特别确定他只防守,明明平时小打小闹都会出手的而这次可以光明正大打却只是防守太说不过去了,而且两个人都清楚自己是不会真的伤到对方的)哇你们这么知根知底的还不去结婚!
快乐街也是有高甜集的!(相比路月似乎不是很多,快乐街基本是生肖们的互动)快乐街是全弱化日常向,竹叶青几乎弱化成暴躁刁蛮老板娘了而钻天猴就是作死经常惹竹叶青生气跑堂小哥,装病那集是b站目前更新最甜的!!(全集似乎有204集,b站目前只更到72集)竹叶青最后撒娇了!!御姐女王大人撒娇了!!钻天猴特别懂道的拿出朵花安慰竹叶青,两个人对视啊!要不是铁锤打破气氛我几乎怀疑会亲上去啊喂!!钻天猴想转行那集仅次于装病,钻天猴在店里搞了一上午的事下午又不干活跑出去搞事,结果回来竹叶青安慰他其实他调酒技术其实很好。啧啧啧,搁一般人早就扣光他工钱,这对比!你们啊!快给我去结婚!!!

江湖三十题

找不到自己想写的就自己码一个吧,欢乐向
——
1.号外号外!
2.苟且偷生
3.混江湖的人总要有个名号
4.谁来赔偿被砸坏的小摊
5.客栈常备桌椅
6.骗人的武林绝学
8.世外高人齐相聚
9.关于名声这个问题
10.江湖著名情侣档
11.杂技团
12.不打不相识
13.变装/易容
14.游侠
15.说书人
16.三更半夜,扰民斗殴
17.武痴的日常
18.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
19.跑堂小哥=江湖小灵通
20.八卦杂志
21.悬崖边上的洞里到底有什么
22.相爱相杀
23.出来历练的大少爷
24.为何好端端的武侠会变成玄幻?
25.机关设计者为何如此蛋疼?
26.江湖与朝廷不可告人的秘密关系
27.走,去盗墓
28.逗比年年有,江湖特别多
29.邪教魔头
30.今天又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简单码一下大半年堆积的脑洞和坑
知樱向,前三个
和七侠(没)有(太大)关系的在下面
黛露请往最下面滑
————
【知樱】(暂无名)
那是在盛夏阳光下的相遇
“你的名字是?”
“诶?我好像没有名字啊……”
“那,你以后就叫樱吧。”
一年年,女孩等待着夏季到来,只因花灵只在向日葵绽放时出现
一年年,她由女孩渐渐成长为少女,而花灵却还是萝莉模样
今年她经父亲的安排要出国了,她却隐隐担心,花灵随着向日葵越来越茂盛而延长了出现时间,少了她,又有谁可以陪伴花灵呢?
————
灵感源自gal〖向日葵教会与漫长假期〗   
  
【知樱】平行世界.交换 多个平行世界里,会有哪个平行世界里我们在一起?
“这个是……谁的婚纱设计稿?”
“你的啊。”
“和谁的?”
“……我啊。”
轰的一声,知世的脑内,爆炸了。
——————
以前未曾想过自己会和小樱成为情侣,现在突如其来的交换,知世不知道怎么面对,怎么去……表演。
小樱踮起脚,撩开她的刘海,唇贴了上去。
小樱的唇很柔软,贴上她的额时她居然感到灼热,或者说是她单方面感到灼热,即使那只是一秒的举动,却让她的心狂跳了起来。
看到知世愣住的样子,小樱羞涩地笑,“这是……早安吻。”
怎么办,这样的小樱好可爱!知世尽力抿住嘴,以免自己的面部表情太过夸张。其实这样的小樱,在她那边就只有李君见过吧……
怎么办,好像,开始嫉妒这个世界的另一个自己了。
于是,抓住小樱的肩,双唇相贴。
“刚刚是我魔愣了,被吓到的话,真对不起……早上好,樱。”
——————
知世万分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沦陷在这里,却在每晚入睡时看着小樱的睡脸看到痴迷,内心悄悄害怕着到隔日便回到自己的世界;早上醒来第一反应便是看向床的另一侧,看到小樱时才感到一点点安心,同时又心情复杂,不知所措,直到小樱醒来给她一个早安吻才把这些抛之脑后。
这样的话,一定会招到报应的。
知世对自己的想法和行为不符而感到鄙夷,却又觉得算了吧,上天给予她这种平行世界的美梦,应当好好享受才是,毕竟不能对小樱拒绝到千里之外,那样太折磨人了,而且万一哪天换回来了这个世界的她要哄回小樱,虽然不是同一个人,但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
那就这样吧,索性放开与小樱随意亲密。
即使亲密的同时又感到罪恶。
这里的小樱并不是真正属于她的。
————
如上面所示,平行世界梗,糖里含着刀片    
    
【知樱】平行世界.归来 上面的姐妹篇
————
知世这辈子都不会去回忆那个糟糕而令她痛苦的平行世界。
所幸的是,她还是回来了,回到了有她的小樱的世界。
她如释重负,看向还在酣眠的樱的目光是毫不掩饰的灼热爱意,直到泪眼朦胧。 真是太好了。
————
知世真的很想摔话筒然后离去,但是大脑告诉她,这是不可以做的行为。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这里的她会为樱和别人的婚礼当主持人?
心上的疼痛到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她拿着写好的词,干涩的开口,庆幸着这里的她已经备好了一切。
————
知世时刻提醒自己,这不是她的樱,所以不必自虐。但是听到小樱亲口说她与新郎要去香港时,还是流了泪。
还好,她们只是打电话,要不然知世真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哭。
挂断电话后,知世哭了整整两个小时。
真的、万分、想念她的樱。
想拥抱她,亲吻她,占有她,触碰她的所有。
越是想念,越是憎恨。    

#十二生肖x七侠#
十二生肖总动员与虹蓝相结合,涉及江湖和朝廷
并没有脑补出具体的剧情
只有一些片段而已,而且我并没有补全这两部导致可能会ooc,大家就当娱乐看一下吧
——————
如月与蓝兔立于屋檐之上。
“这位姑娘,您是要与衙门作对吗?”如月直盯着蓝兔,手上的剑随时蓄势待发。
“麻烦到贵府真是抱歉了,”蓝兔目光下垂,懊恼手上这个家伙居然还惹到衙门那去,“这个人对于我和我的同伴很重要,可以先给我用用吗?”
“借去用用?呵”如月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我可不知道你是否和他是同党。”
——————
“香啊!”大奔远远就闻到那诱人的酒香,忍不住咽咽口水,按他曾经饮酒多年的经验,这附近的酒馆必有什么醇香美酒。
“嗯?”莎丽捏住大奔的袖子,一个眼刀飞过去。
“嘿嘿,我就闻闻而已,媳妇你紧张什么啊。”大奔撤回袖子然后揽住莎丽的肩,“我们先找家客栈歇息吧。”
————
“这味道!”大奔揭开封酒坛的布,那酒香便扑鼻而来,这不是才来这里时闻到的酒香吗?
“大侠不用客气,”竹叶青扇着扇子遮住妩媚的笑容,“这是在下酿的五粮液,不嫌弃的话就收下吧。”
“可他不饮酒的。”莎丽开口道。
“姑娘放心,这是喝不醉的五粮液。”钻天猴在一旁磕着瓜子嬉笑道。
————
跳跳和达达与钻天猴和竹叶青对打,
打的难解难分的时候,
被匆匆赶来的虹猫怒吼一声
是友军!
便一起愣住了。
    
【黛露】悸动(暂)
夕阳映照在舞台上,
身着艳红裙子的姑娘舞动着身体,
目光与台下的她相触,
不禁羞红了脸颊。
〖姐姐看到如此败坏门风的自己,一定会觉得羞愧吧。〗
不知怎么,竟觉得难过。
————
“啊啊原来是黑泽家的小姐啊,失敬失敬。”男人不舍得她细嫩的手,却只能放开。
姐姐牵过自己的手,快步离开这里。
“露比,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工作了好吗?”
“可是姐……黛雅小姐,没有这份工作,我就没有其它工作养活自己了。”
————
“我已经不再是曾经懦弱怕生的露比了。”
“我知道,我在想什么。”
“所以,姐姐”
“你能接受露比的心意吗?”

【知樱】关于我和你的一生

洁癖者尽量慎入
——————
三年级的时候,我和你才相遇。
幼时我们那么单纯美好,你只是赠予我一块橡皮,我便喜欢上了你。
我对你的喜欢持久不息,就算是你在遇见我之前喜欢上了雪兔,就算是后来李君喜欢上了你,我从未改变过我的心意。
你真的很迟钝呢,樱。李君喜欢你那么久你从未发觉,我喜欢你那么久你也从未当真。
所幸最后你和李君还是互通了心意,次年还重逢了。
虽然李君回来只是因为你又遇到了新的麻烦,但事情过去后他还是留在这里了——也算很好的吧。
 
后来我就看着你们甜甜蜜蜜,到高中——
我想樱你应该还记得,高三的时候,我就向你表白了。
不过理所当然的吧,我们的感情本来就不一样,所以最后我们还只是朋友。
然后我就离开了日本,去美国深造,为了继承母亲的家业。
  
再回日本的时候,是因为你要举办婚礼了。
——真快啊,我还沉浸在锻炼自己的商业手腕的时候,你已经早早成为人妇了。
回到日本的时候,我们很默契的没有提到我对你表白的事,直到你婚礼的前夜。
那天晚上,我回想起我对你的感情,实实在在的觉得自己很亏,特别亏,是我这辈子最亏的投资——我的感情从未要回报,在小时候我也没想过要回报,可那时我已经大了,已经没以前那么简单了,我清楚我是没法向你索取回报的,我觉得我委屈,忍不住哭出声。
是你在背后抱住了我。
“对不起,知世,我没办法回应你的感情,也不知道怎么回报你。”
我记得很清楚,你当时那么说的。
那个时候我似乎是在你怀里睡着了,没能回答你。
现在我想想,那个时候我是被商业的利益思想给熏了心,也是好笑,我对你的感情从来就不是什么投资。
婚礼当天还是你叫我起床,然后我给你梳妆打扮。
我最美的新娘,从小最喜欢的人,我狡猾的在你打扮完毕站起来的时候轻吻一下你的额头,然后放下了你。
“以后要幸福啊,小樱。”
  
婚礼过后,你去了香港定居,直到我结婚了——虽然是商业联姻。
你还是成熟了,那个时候你没能说出要我幸福这种话,看出了我和信并不是恋人——其实只是商业上的好友罢了。
那时我就想,其实还是挺遗憾的,没能找到真正爱的人一起白头到老,而一直喜欢的人已经被我放下了。
而信,真的很幸运,结婚一年后居然遇到了真正喜欢的人,然后和我坦白,于是我们和平离了婚。
离婚后我也不怎么打拼事业了,开始沉迷服装设计——我小时候的爱好啊,一直为你做衣服。
没想到这成为了商机,于是我又赚了一笔。
  
经过这些事,我就到了二十七岁——时间过的真快,你那时已经有了三岁的儿子,而我虽然身边追求者不断,但没有一个可以入我眼。
直到我踏上了旅行,在希腊遇见了班杰明。
然后我们就确定了关系,虽然和他认识不到一个月。
速度那么快,以至于我是旅行到香港才把班杰明介绍给你的,当时你很震惊,虽然那么大了但表情却还是很可爱。
你问我我对他是什么感情,我想了想,跟你说:
「我对他有感觉,他对我有感觉,大概……就是这样吧。」
看你有点疑惑的可爱表情我知道你是不懂的,其实我也不懂我对他具体是什么感觉,就是觉得我走过大半个地球,遇到那么多人,就只有他对我吸引力,而他只对我有感觉,又或许说,其实是我和他的灵魂在相互吸引吧。
不管怎么样,我和他虽然是闪婚,但婚后很平淡也很甜蜜,班杰明是法国人,骨子里天生带有浪漫因素,常常给我带来惊喜。我们之间存在着一种老夫老妻的默契,我懂他的每个表情意思,他懂我的每个细节感情,时常亲密无间但对彼此还是相知如宾,我对这种相伴的方式很满意。
  
第二年我们就有了安吉丽,我可爱的小天使,她的脸庞与班杰明像极了,一样绿色的眼睛总是活力的转来转去,总让我想到你——你也是绿色的眼睛啊。
安杰丽即将满月的时候,你打电话说会过来庆祝,但事实上你失约了。
你坐的飞机遭遇了事故,知道消息的我,差点松了手把安杰丽摔到地上——还好班杰明扶稳了我并接过了宝宝。
那是我人生中最惶恐的时候,我一下想起了小时候你接受月的考验却被他控制的藤蔓围住的那个场景,但那和现在相比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的脑子一片兵荒马乱,我想你或许带了卡牌,我想你可能拿的到卡牌,但既然是事故,那是不是说明你……不不不,我想或许是因为你会救飞机上的其他人,但没能成功……
越想越糟糕!我一下子掉在地上,双手捂住了脑袋。
不不不,不会那样的,你是最厉害的魔法师啊,再不济也有李小狼帮手,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
班杰明扶着我坐到沙发上,拿起纸巾向我脸上擦去的时候,我后知后觉的发现我已经泪流满面了。

TBC.
两个月前码的短篇,因为卡壳了所以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emmm如果各位对后续剧情发展有建议的话,欢迎提出……或者说,跪求各位开一下脑洞吧QwQ

【知樱】雨季

虽然短小,但内有高能慎入
大抵是ooc
雨季真的让人感到烦闷呢~
——————
连些天的都是滴滴答答的雨声,即使是小樱,见到如此阴郁的天气,向来明媚的脸上不免笼罩上几份不快的神色。
老是雨天,都不能和知世一起出去玩了……
于是知世就发现她的小女友看书看一会就抬头看落地窗外的雨天,叹了一口气继续看书,然后就这样每搁五分钟的无限循环。
“怎么了?”知世放下笔,起身走过去搂住又要抬头的小樱。
“知世,什么时候晴天啊……”小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亲昵,就这么直接靠在知世身上,玩弄知世长长的卷发。
“很无聊吗?”知世任由小樱玩闹,仍是笑眯眯的表情,“那要不要一起做点有意思的事情?”
“什么事?”一听有事情做,小樱就亢奋起来,刚扭过身,就被堵住了嘴。
“唔……知世?”
【二十分钟后】
小樱欲哭无泪,明明感到有意思的是她嘛,而自己……唉。
“知、知世……能不能休息一下……”
“小樱躺着吧,我来就可以了~”
可是躺着也很累啊。小樱眼角泛泪,然后被知世舔去。
啊啊,毫无招架之力的小樱,真是可爱得让人欲罢不能呢~
【不清楚过了多久】
小樱被知世抱着进了浴室。
小樱浑身乏力,只能靠在知世怀里任由她清洗。
知世的手很温柔,轻轻触摸自己的皮肤,另一边毛巾小心擦拭着下面。
唔,终究是娇柔的地方,轻轻一碰,小樱闷哼了一声。
耳边传来知世的轻笑声,小樱感到脸颊发烫,可能是因为浴缸水太热的原因。
小樱脑袋迷迷糊糊的,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要在这里留宿……啊,有点后悔了……
雨季还很漫长吧……

【知樱】知乎体

本来打算写全员的,后来脑子废了于是破罐子破摔就这样吧
附赠崎春福利,内容有点扯,虽然他本人就经常扯╮( ̄▽ ̄)╭
————
你有什么最好的朋友?
百变魔法使        一定没问题的。
我有一个啊,她简直是国民好闺蜜的说!
我和她从小就是朋友,小学的时候因为发生了某个特殊事件,她就开始喜欢拿着摄像机拍我,还特别喜欢给我做衣服给我穿。
有时候我也担心她拿着摄像机会不会太累,她总是会说只要可以拍到我她就什么都不介意了。
后来我有了喜欢的人(也是现在的我老公),当时我还不清楚我是不是喜欢我老公,于是去问她,她跟我说我的心意只有我自己知道的。
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她早就知道我老公喜欢我,那时我还喜欢我的初恋,我老公那时很犹豫,也是她助攻我老公的。
她真好啊。很多时候我都这么想,可惜的是她似乎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人,到现在也没有什么喜欢的人。
但是她自己说她现在很幸福,这样也就够了吧,女生幸福不一定要靠恋爱吧。
以上。
      
喜欢有对象的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夜之歌      愿你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看了很多回答,很多人都觉得苦逼,我觉得挺奇怪的,只要自己喜欢的人过的幸福自己不就幸福了吗?
——————
有很多人留言我这不就是备胎思想嘛,我觉得不是啊,论先来后到的话,我是最先喜欢她的,但最后她嫁给别人了,还是我助攻的╮( ̄▽ ̄)╭
唔,毕竟我知道,她是不会真正喜欢我的吧。
——————
留言很多啊,大家很感兴趣吗?那我简单回答一下大部分人问的问题。
首先我和她到现在是朋友关系,一辈子的那种……我和她都是妹子啊,所以她先生也不会太敌视我什么的,毕竟他暗恋的时候我还开导过他。
然后,我到现在还是喜欢她,一辈子的那种,她也喜欢我,但只是朋友的那种喜欢,她结婚穿的婚纱是她请我设计的,伴娘也是她邀请我的,我觉得这样我就很满足了,很幸福啊。
最后就是我的心意嘛……我从小就有向她表白,但她一直以为是朋友的那种喜欢,曾经我也打算坦白,但后来就算了,我怕我们之间会尴尬。
就这样啦,以上。
  
青梅竹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有传言说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谢邀
我和她在幼儿园就认识了,当时是懵懂无知,就认了对方做男女朋友。
后来上了小学,我和她已经到了心有灵犀的地步了,我那个时候喜欢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骗我的同学,她就会掐我的脖子摇我头,再扯着我领子拉我走,大家已经把我们当做老夫老妻了╮( ̄▽ ̄)╭
后来上了初中和高中,我和她还是同班,天天就是撒狗粮喂同学们。
到了大学,我和她没能考上同一个大学,只能异地恋了,那个时候很不巧,我们到了倦怠期。
最开始还是会甜甜蜜蜜的打电话发短信,后来我和她都因为懒所以渐渐没怎么交流了,到之后好不容易放假回家了她却只想着和新交上的朋友出去玩而我也只想着和同学一起打游戏,于是似乎很默契的渐行渐远。
那时我挺郁闷的,偶尔想打电话却怕因为太久没聊不知道说什么而尴尬的这种理由放弃交流,我和她就这么冷处理对方了一个月半。
直到有一天,她的一个朋友L亲自到我家发了结婚邀请函……
这里跑个题,那个L,是和小学老师在一起的,那两个恋爱的时候是在小学,很低调的,我没想到,他们居然比我和我老婆还要快结婚!!!当时我心里就很不舒服了,在小学我和老婆可是秀恩爱一把手啊,你们居然比我快??!!
当时好像是不服输的心上来了,和气的接过邀请函再寒暄过后我就立即给我老婆打电话。
“xx,你是不是也拿到L和老师的结婚邀请函了?”
“啊?是啊……”
“我觉得我们不能输。”
“啥?”
“说什么我们也是小学秀恩爱的一把手啊。”
我老婆当时愣了一会,然后笑出声。
“好啊,我想她的婚宴上应该有不少单身狗。”
隔天下午准备去学校的时候,她在家门口等我,看到我出来,就毫无顾忌的给了我一个拥抱。
“想你了。”
——————(一百赞的彩蛋)
最后,在L的婚宴上,她的另一个好友Z跟我说,其实她在那段时期很别扭的,于是就找Z谈话,Z简直神助攻,知道我们在倦怠期后,就叫L麻烦她分别送邀请函,刺激一下我和老婆(简直腹黑的一笔)。
以上

【知樱】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旅行吗?

大家520快乐~
摄影师知世x民宿老板娘樱(私设是名古屋,雪乡民宿)
一封自白(情)书,第一次写这种东西,感觉乱七八糟的,求不嫌弃qwq
很久以前的设定,以后可能会有第三人称的故事,的吧
——
致小樱:
展信佳。
小樱,我想了很久,决定给你写一封信。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我还在继续我的旅行,离开名古屋后,又去了很多地方,北海道、大阪城、中国的北京长城、内蒙古草原……现在在乌镇给你写信。
离开前我问你愿不愿意跟我走,虽然问得唐突,你最后也没有回答,但我知道的,你一直想出去,我也私心的觉得,你不应该只呆在那里一辈子。
小樱,离开名古屋后我常常会想你。其实在长久的旅行里总会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与他们也有保持联系,但我们不会有太多想念,因为那会绊住前行的脚步,而旅者很讨厌那样,那被束博的感觉,一点都不自由。
呐,小樱,我想你的时候总是会觉得心里有那么点堵塞,有点失落。这感觉真的很奇怪,而偶尔的思念家乡与好友不一样。我常常想你,在北海道的时候,我会想你穿着漂亮的碎花裙在花海奔跑的样子,或许比穿着厚重棉袄要可爱;在草原上看着日落,我会突然想你,如果你骑马的话,最开始一定会有点胆怯,但熟悉后再骑行身姿一定会很帅气(虽然骑马的时候一颠一颠的感觉并不舒服);在乌镇的时候,碰到了几个穿长袍的女孩,她们告诉我这是中国的服饰,叫汉服,我就想你穿汉服的样子,会有那种很古典的风味。
看我写了一些散乱的东西,小樱吗其实还是会有兴趣的吧?就像那时翻看我的旅行相册一样,会想着之前奈良的樱花、富士山的雪峰、京都的浅草寺一样,你眼里会有羡慕的光。你也不小了,名古屋已经关不住你了,是时候出门看看了。
如果你那么想的话,我小小的希望,我是可以带你出去的那个人。
呐,小樱,你愿意和我一起出去远行吗?
再过多不久,我会回去,希望那时我可以听到你的回答。
最后,愿你安好。
                                            大道寺知世

【卢普】燕子

有各种私设慎入
贝特丽斯是茶壶太太原名
大概有ooc
我终于到了只能割大腿肉的日子了orz
————
春天的时候,城堡的雪化了,广阔的花园是一片草长莺飞的景象。
阿齐拿着手工课做的几个鸟巢,欢喜的找招待员先生把鸟巢放到了屋檐底下,于是第三天就有几家燕子驻扎在鸟巢里了。
阿齐更开心了,拉着妈妈天天偷偷在楼梯下撒点谷物(因为主人不喜欢秽物随便撒到地上,所以只能偷偷撒)喂给燕子或是野外的麻雀吃。
而贝特丽斯太太有时候忙,就会叫刚来这里工作的女仆普路美带孩子喂燕子。
“嘿,你干什么呢?”普路美抬头向上面生气地叫道,阶梯上那个人没来及躲下去,他嘴角露出的笑也来不及收住。这个人是卢米亚,这个城堡的男仆主管,他刚刚向普路美身上撒了点面包碎块。
这下有点滑稽了,燕子和麻雀们被他们喂久了已经不怕生了,见普路美身上有更好吃的东西就飞上去啄,虽然不会弄破衣服,但普路美被吓得也不敢动,任被鸟雀们“围攻”,让旁边的阿齐也忍不住笑了。
你真幼稚啊,卢米亚。卢米亚抱着歉意的心快步下去,帮助阿齐一起把普路美身上的面包碎块扫到地上。
“你真幼稚。”普路美微微皱眉。
啊,惹她生气了么?
下一秒,普路美就把刚刚从身上拿起抓在手里的面包碎块一股脑丢到卢米亚的假发上,然后抖落身上剩下的面包碎块,笑嘻嘻的拉着阿齐跑远。
留下呆愣的、被鸟雀们围攻的总管先生。
嗯,春天是动物们发情的季节,也是恋爱的好季节。
   
夏天了,屋檐下的燕子已经有了儿女,大燕子天天督促小燕子练习飞行。
“真快啊,”普路美抬头看着鸟巢,右手被卢米亚的右手握的紧紧的,“它们刚来的时候你还在追我呢。”
“现在它们已经有孩子了。”卢米亚揽住普路美,露出笑容,“不如我们也?”
“……我拒绝。”普路美已经习惯他的调戏了,左手轻轻掐了一下围住她的腰的手臂,卢米亚便放开了她。
“调皮。”他的右手并没有放开她的,她也是,他的左手抓住她的肩,然后吻上她的唇。
他们拥吻在一起。
   
这里提前进入了冬天。
燕子已经飞离了这里,它们的巢已经覆上了厚厚的霜。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普路美漂浮在鸟巢前出神的回忆着,她现在变成了一把可以飞行的羽毛掸子,因为主人的以貌取人,得罪了女巫,使得他们都受到了诅咒。
离他们刚开始相恋的时候,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
“亲爱的,”下面有人在呼唤她,普路美回过神,向下看去,果然是卢米亚,他现在变成烛台,虽然造型很帅,但他的手却很伤人。
普路美飞下去,靠在他怀里,化成羽毛的手搭在他肩上。
卢米亚小心翼翼地拥住她。
“卢米亚……它们还会回来吗?”
“会的,一定会的。”

【elsanna】打雷

很久以前的脑洞,这次外面刚好暴雨打雷就顺应码出来x
很老的梗,不知道会不会撞orz   求不嫌弃qwq
——————
其实艾莎在很小很小的时候是很怕打雷的,那个时候她会和安娜挤在一起睡。
后来因为打伤安娜,她只能搬走自己住一个房间,每到打雷下雨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缩在床上的一小角落,有时碰巧父王母后进来便会有人陪着减弱恐惧,但更多时间她只能自己忍受恐惧,每到那种时候她真的特别想把外面的云朵打成冰,但事实上她根本不敢走到窗户旁边,更别说开窗了。
她在忍受恐惧的同时,另一个房间的安娜也在担忧着。虽然艾莎是她姐姐,但每到打雷的时候艾莎总是脆弱的,需要她安慰,现在少了她,艾莎可以撑过打雷的时候吗?
但是再担心也没用,毕竟安娜没办法闯进去陪她,最多只能在门外说话,可惜的是艾莎根本没有回过她的话。
后来两个人慢慢大了,艾莎也不怎么会怕了,而安娜只能在每次站一会,然后心塞离去。
父王母后离去的那几天,天气是雷阵雨。安娜枯坐在艾莎房外,打雷的时候她听到艾莎哭泣的声音,这让安娜有些惊喜但又更难过,她捶打着门,想要拥抱艾莎一起哭,可是没有用,艾莎几乎没打开过门,她委屈地哭出声,和艾莎微弱的声音混在一起,最后被雨声掩盖。
  
而现在,再也不用担心害怕了。
又一个雷雨天气,安娜跑到艾莎的书房,看到艾莎安然无恙地批改着公文,松了一口气。
“艾莎!”听到自家妹妹的呼唤,艾莎微笑地抬起头,“安娜,想过来帮忙吗?”
“你知道我不会这些的,”安娜快速——或者说是小跑过去,环住艾莎的脖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想看看你还怕不怕打雷,虽然你现在已经大了。”
艾莎抓住环着她脖子的手,让安娜靠的更紧一些——虽然隔着椅子的靠背。
“轰——”外面传来一阵雷声,安娜明显的感觉到艾莎身体颤抖了一下。
“嗯?”安娜把头靠在艾莎肩上,“还怕吗?”
“……当然不怕啦。”艾莎不自然的抿嘴,扭过头去。